AG平台-WeLcome_PageS53268

您當前的位置:AG平台首頁媒體報道﹥內容顯示

小酌不怡情 一滴也傷身

  

小酌不怡情 一滴也傷身

發布日期:2018-09-06

 

  “小酌怡情”這句話,喝葡萄酒抵禦心髒病的祖母、喝啤酒安眠的老媽、勸酒的領導都跟我說過。他們中一些人會看到這篇文章,然後他們的心可能會碎——上個月的一項權威研究表明,隻要飲酒,身體就會受傷,哪怕隻是一滴。

  徹底否認“小酌怡情”的論文發表在頂尖醫學期刊《柳葉刀》。多國學者共同分析了近16年、195個國家和地區的飲酒相關數據,又回顧了592個關於酒精攝入風險的相關研究。結果顯示僅在2016年,就有280萬人因飲酒死亡。15~49歲時,人類最大的死亡風險來自飲酒;50歲後,人的這項陋習又和癌症明顯相關,近三成女性和近兩成男性因此身故。

  貼心的科學家還做了線形圖,用上了數據分析工具,最後發現酒精的安全攝入量是“0”——哪怕隻沾一滴酒,身體都會變得更差,“代謝”這類自我安慰隻是幻夢。

  這和以往的認知不太一樣。“法國人愛喝葡萄酒所以心髒病少”的故事在中國流傳好多年了,它源於一個粗糙的研究,後續的幾次大規模普查並沒有得出類似結論,反倒顯示滴酒不沾的人患心血管疾病的概率更低。華盛頓大學的一位專家解釋說,酒精對動脈極為微弱的保護作用,與引發癌症和感染的風險相比,微不足道。更通俗的解釋是:那些定時飲用少量酒的群體,大概率是富人。活得久,因為擁有更好的醫療條件。

  酒確有魅力。丘吉爾說“沒有酒我就一無所有”,海明威高喊“葡萄酒是世界上最文明的產物”,就連一輩子苦兮兮的梵高都感慨“鍾情苦艾,醉眼星空”。可故事和現實有差距,就像文學巨匠菲茨傑拉德,他筆下的蓋茨比依靠販酒發家是那部傑出小說的前提。菲茨傑拉德本人卻在名利雙收後酗酒,44歲就因飲酒死於心髒病。

  想讓人不喝酒很難。19世紀的英國出台了10多部法案推行禁酒,可稅收越高,地方政府越鼓勵人們喝酒。監管越嚴,缺乏正規手續的劣質杜鬆子酒坊越泛濫。嗜飲名聲不亞於英國人的俄國人在這方麵也有不少典故,戈爾巴喬夫1985年開展禁酒運動,接下來的3年裏,無酒可喝的蘇聯人就搶購食糖私釀烈酒,或者幹脆痛飲香水、爽膚水,約2萬人因酒精中毒死亡。1988年運動不了了之時,戈爾巴喬夫無奈地在電視上講了個段子:

  “人們排起長隊買伏特加,有一個人實在忍受不了了,便說:我要去克裏姆林宮殺了戈爾巴喬夫。一個小時後,他回來了。仍在排著長隊的人們問他:你殺他了?他回答:殺他?那邊排的隊比這兒還長!”

  如今人們更聰明了,會給喝酒找更多“科學”的借口,像葡萄酒裏含有花青素、單寧等抗氧化劑有益健康——醫生會告訴你,就以酒裏那點含量,天天喝到胃脹也不會有絲毫效果。再比如服蜂蜜水或中藥含片能解酒,其實它們是把令人頭暈的乙醇加速轉化為乙醛,讓你更快清醒。但是,乙醛這種真正的致癌物,將更長時間地停留在體內,滋養可能的癌細胞。

  在《柳葉刀》刊文的專家為了打破這些幻夢,貼上數據:針對1200萬女性的調查表明,即使每天隻喝極少量的葡萄酒,乳腺癌的發病率也會切實提高。

  在我國的曆史中,北齊皇帝高洋和元太宗窩闊台活活喝死了自己;唐朝的孟浩然和李白,一個因為喝酒得罪了摯友,另一個被《舊唐書》欽定為“喝酒猝死”。認識比較清晰的大概是羅貫中老先生,在《三國演義》裏:許褚喝醉時被張飛幹翻;淳於瓊喝酒時被曹操拿下烏巢;孫權偶爾一天喝多就能讓劉備帶著孫尚香跑了;待到劉皇叔自己,酒宴時口不擇言說黃忠老邁無用,氣得老人家擅自出戰,結果丟了性命。

  羅老先生把酒寫成害人精大概是小說情節需要,可600多年後以科學的眼光來看,中國人也是真不擅長喝酒。人把酒喝進肚子裏,主要成分乙醇會轉化為乙醛,然後再由乙醛脫氫酶代謝為乙酸,最終排出體外。這其中,乙醛是致癌的可怕毒物,大約三分之一的東亞人存在基因突變,體內缺乏有效的乙醛脫氫酶,導致它難以代謝,在體內長久積聚。飲酒者加倍臉紅心跳,也承受加倍“毒害”。

  還要繼續以“喝酒養生”麻痹自己嗎,美國國家衛生局去年注資1億美元開啟了將耗時6年的項目,希望徹底搞清酒精對人體的影響。這1億美元的出資方是喜力、百威等國際大酒廠,他們的想法挺簡單:甭管最後結果好還是壞,讓科學一錘定音。這著實讓人欣慰,至少他們沒跨越好幾個州,把這些宣稱喝酒傷身的醫生學者一股腦公關掉。